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广告门户网 >> 广告新闻 >> 广告动态 >> 行业动态 >> 正文

快手广告赢了B站?打破平民主义神话

责任编辑:佚名    新闻来源:不详    新闻日期:2020/6/11

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: 看理想(ID:ikanlixiang) ,作者:李厚辰,题图来自:《自己的英雄》

广告里网络世界的种种奇观,平民当然要参与在其中。

但很可惜,不是广告中承诺的主角,而是广告中永远不说的炮灰。

如果你就是“做自己”,让自己开心或获利,且不会对他人带来直接的伤害,那么你的生活,其他人有资格评价么?

同理,朝阳冬泳怪鸽、Giao、药水哥这样的网红,如果他们自己真的开心,也能够改善他们各自的生活,我们有资格评价他们么?

快手在昨天给出了答案,不能。

在一段明显是模仿B站《后浪》广告的视频中,朝阳冬泳怪鸽 (被大家熟知为“奥利给哥”) 在开篇就说道: 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,那些不假思索就说这个不够潮的人,应该亲自来这里看看。

“普通人”和“时代的尘埃”仿佛两个具有魔力的词汇,让听者瞬间代入其中,投入情感就要为其辩护。当然反过来提到“精英”或“优越感”,也会带来本能的反感。

我们曾经谈过一次“平凡”了,那一次,是从“尊严”的视角。这次结合快手的《自己的英雄》视频,我们二谈“平凡”。

《后浪》2.0

快手的广告完全模仿了《后浪》的整体形式,但在最关键的问题上“青出于蓝”。

当时B站的《后浪》广告,引发最大的争议是“不接地气”,广告中呈现的消费景观过于高级,让很多人认为在呈现高收入者的生活,很难将自己代入“后浪”。

我并不接受这样的批判,认为其太过高级,自己的财务状况达不到而批判,那不过是又一种“阶层矛盾”的自怨自艾。

《后浪》广告的真正问题在于虚假的赞扬和承诺,用一种过于简单的“文化多元主义”堵住“批判”的嘴。然而,这种气质在《自己的英雄》广告中被全盘继承,并呈现为一种更极端的样式。

《后浪》与《自己的英雄》分屏比较(图源自b站up主@科学吹比汪)

例如里面说 “有人说带着偏见看世界,才有看待世界的方式,可看待世界,不需要预设任何方式”。 这种所谓“不需要预设任何方式”的背后代表的就是一种纯粹消极的“观察”“理解”和“赞扬”,而无权对他者的“趣味”或“视角”进行任何评价。

你可以不喜欢快手,但很多人拥抱此种“消极自由”的价值。

我们怕我们自己的“趣味”遭到他人的抨击, 怕我们爱看的动漫、电视剧、玩的游戏、被其他人认为是“文化糟粕” 。在这方面,B站和快手有完全一致的冲动。

B站以二次元文化起家,其内容长期被质疑缺乏文化价值,而快手的气质也被人认为是“low”,其承载的文化常被认为是一种“低劣”的市井文化。于是,如何为这些文化产品“正名”,是他们生意的关键。

所以在《后浪》与《自己的英雄》中,都传达出了强烈的,无所谓“经典文化”,批判者只是目光狭隘不够包容的观点。

两段广告文案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“君子和而不同”这句话,说到底,他们的出发点,就是为了为自己平台内的内容找到充分的合理性。

这当然与其受众希望将自己的“趣味”与“生活方式”合理化不谋而合,《后浪》不过棋差一招,在消费景观的选取上出了问题,而《自己的英雄》青出于蓝,且更加激进。

曲解地使用黑格尔的“存在即合理”已经不能满足这个广告的主张,必须语言通货膨胀式地推进到“存在既是完美”才足够承载其强烈的呼吁。

不管你是否喜欢快手,是否支持《后浪》视频,我想看到这里,绝大多数人支持文化多元主义,反对“鄙视链”,反对“经典文化”定义,反对在不同趣味间作比较,分出高低优劣,并将此当作一种基本的权利和自由。

那今天要说明白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浪花与浪底

最近我了解到一个触目惊心的现实,就是从疫情以来, 在大家经济状况都受到影响之时,其实也是网络诈骗更加猖獗之时。

不管是人们面对收入的下降,花呗与信用卡账单,乃至贷款的压力,都生出一种接触副业从而获得收入的希望,或者是找到更便宜消费的冲动,这些都可以变为骗局。

这些骗局在我身边的渗透率之高令人乍舌。大家纷纷损失少则数千元,多则数十万元的财产,也令人惋惜,这不仅没有解决疫情对经济收入的影响,反而带来了更大的伤害。

而且,与传统想象中,网络诈骗的主要受害人为父母辈,年龄较大、对互联网不熟悉、缺乏警惕的人群不同,在这次我听到的受骗人群中,年轻人反而占据了非常高的比重。

为何突然提到这个?我恰恰要说明,在《后浪》和《自己的英雄》中为“平民主义”而捍卫的技术和意识形态,正是导致上述网络诈骗猖獗的基础。我想说明,这套“平民主义”的漂亮话背后,是一个异常残酷的现实。

我明白现在这个说法听上去太荒唐了,而且很像是为了批判而将两个毫无关系的东西联系到一起,还请诸位给我一点耐心。

首先提供一个非常基础的事实,请用“网赚”甚至“灰产”作为关键词在B站和快手上搜索,你会找到数量极其庞大的视频,这就是在B站和快手的生态中,大规模网络诈骗存在的基础。不过这还仅仅是个开始。

我将帮助你连接浪花浮华的表面与浪底的残酷,并说明一种“自我捍卫”的平民主义文化,为何是一种扭曲的矛盾体。

技术的“神话”

在《自己的英雄》视频中,有这么一句话 “技术的进步,给更多人提供了看见的可能”。 而《后浪》中,也说“科技繁荣、文化繁茂、城市繁华,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,可以尽情地享用”。

互联网技术具有某种魔力和弹性,可以让人进入加速轨道,快速蜕变。这也是95后职业期待中,希望当“网红”的比例相当高的原因。 互联网创业领域鼓吹“风口论”,让人以为达成赚钱的目标不靠天赋和才华,仅仅靠“抓住机会”。

这是网赚与快手的共同技术假设。

在快手上传自己的视频,就可以获得千里之外不同人的赞许,网赚产业在家动动手指,就可以获得千里之外不同人的付款。

互联网延续着它“平等技术”和“效率技术”的神话,承诺一个人并不需要多大的改变和精进,依靠技术,仅仅“展现自我”或是付出一些“劳力”,就可以飞黄腾达,获得令人乍舌的财富和网络声量。

进而令人们相信,退而求其次,要成为下一个李佳琦或者下一个怪鸽可能需要相当好的运气,但依靠这样的技术神话,每个月收入过万,还是非常容易的。

这几乎构成一切网络诈骗的内核,不管是便宜的话费充值,赌博的内幕消息,甚至简单到打字赚钱、刷单,上线一个假网站骗取付费,都在这样一个“技术逻辑”之下—— 技术中蕴含结构性机遇,普通人也可轻松抓住。

过去的世界被垄断在“文化精英”之下,而网络将无数的“普通人”连接在一起,形成一种巨大的团结力量,足够让普通人在其中获益良多。

但真实世界比这个残酷多了,普通人的巨大力量只是这个神话的第一层,网络世界的平民数据奇观,不管是网红、电商直播、自媒体,大多是一种精心策划的“打法”。

平民当然要参与在其中,但很可惜,不是广告中承诺的主角,而是广告中永远不说的炮灰。

除了原子化地贡献观看以外,技术奇观构成了一种“底层网赚”的结构,在网络上,绝大多数你可以接触到的“赚钱机会”,都是如此。

我们看到的app下载、评论,app内的内容、点赞、评论,电商直播刷单,虽然同样遵循那套炫目的技术逻辑,不过这次廉价而卑微。

在网上收获千万人赞许,被“看到”的普通人是极少数,但构成他人的赞许,和他人的“被观看”,才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宿命。

浪花上光鲜而有尊严的赞许,和大多数人无关。

互联网既不可能带来关注度更均匀的分配,也不可能带来财富更均匀的分配。

相反,在一个被复杂设计的流量游戏中,在造假为主的互联网数字奇观和金融游戏中,普通人作为互联网神话最基础的燃料,仅仅让个体差距越拉越大。

《大佛普拉斯》

脱去传统枷锁的意识形态

除了一种“技术的承诺”外,《后浪》与《自己的英雄》还在说一件事:没有高贵低贱之分,没有体面与不体面,那不过是不同人的不同趣味罢了。

当然互联网也有另一个逻辑,就是那些看似体面的,其实背后也毫无体面可言。

很简单,你去知乎上搜搜“曼德拉”“甘地”“特雷莎修女”,这三位在我心中皆是圣人,但知乎会告诉你,不是的,他们都仅仅是获得了谬赞,实际上这不过是三位“沽名钓誉”之人。

在B站和快手,这样的内容也很多,快手上充斥着遥远之美吗?

多元文化的平民主义可不仅仅主张众生趣味平等,这里面非得回应对于“经典文化”的态度不可,《后浪》与《自己的英雄》都主张一种“更包容”的视角。在这个视角下,人们其实可以看到过去被塑造的“经典文化”之虚伪。这当然在过去关于拯救名画还是猫的文章中已经涉及过一次了。

这是我们都听过的,也就是认为那些被塑造为“经典文化”的话语,不过是一种城府的偏见,是一套统治术,一种维持旧日“优越感”的方式,而我们今日就是要以“平民主义”将其打破。

平民主义是坦率而包容的,反对一切“鄙视链”和“优越感”,那些看上去高大上的东西,掀开华袍,也是一身虱子,大家都一样。

其实网赚与灰产也有这样的意识形态,他们常常引用的一句话是“灰产不是黑产,很多互联网大佬的第一桶金就是灰产”,这当然给一个体面有序的商业世界判了死刑。

因此即便普通人发现了他们将要从事的这些“网赚”中的道德瑕疵,也可以坦然接受,因为“世界本来没有高低之分”,不是非黑即白的,灰色才是世界的底色。

在品味上放弃一点点,不要“装X”,就可以获得一个坦率而不做作的快乐世界;而在商业道德上放弃一点点,不要被谎言洗脑,就可以获得一个轻松的赚钱机会。

当然,这些承诺都是破产的。 前者给不了你什么远方的美丽,更足额供应的是讥诮、仇恨、@色&情*和爽文,后者同样给不了财富自由,要么给予的是卑微辛苦的劳碌,要么干脆就是骗局。

“正能量”的还是疯狂的

用平民主义反对一切“高尚”和“优越”的压迫,真的能获得“正能量”么?

与国家级演员何冰不同,庶民出身的怪鸽现在一身中山装,字正腔圆地对着镜头念诵宏大词汇,这是一种荣誉和尊严吗?

我想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,就是那个“奥利给”的视频,与今日的广告,若仅仅看这两个,也许观感还不算太差。

但你若看看他平时的视频,恐怕只有辛酸,那些装疯卖傻的动作,夸张的情绪表演,随便看上两分钟,你就会获得与这个激昂的广告演讲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Giao与药水也一样,你能相信他们真心喜欢他们所做的事情么?包括在网上出卖一切的人们,我不知道平民主义是否可以教授一种实质性的心理学技术,让人们在刷单时、装疯时、接受谩骂侮辱时轻易接受,从中生出宁静充实。

Giao哥经典视频“我太难了”

实际上我还不明白,如同怪鸽的那句名言“无论我们遇到什么困难,都不要怕,微笑着面对它,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,坚持,才是胜利!加油,奥利给!”

在人们重复这句话,进而让怪鸽本人面对镜头总要说出“正能量语录”时,对于这样的句子,人们是真的被其鼓舞,还是嘲笑其怪异的亢奋。

怪鸽早年是正经的曲艺演员,他会不明白现在他所做的事情的荒诞么?到底在他和Giao和药水身上,我们看到的是正能量与豁达,还是疯狂?

今日“疯人”加冕,面对镜头娓娓道来“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”,普通人到底获得了治愈还是再一次嘲弄?

权力与产业一再将“平民主义”描绘为一种最多数人的共赢,真的如此么?

围绕在平民主义身边的一切,当今日头条系与快手将无数短视频娱乐占据“普通人”的眼睛与脑海,以支撑他们超过千亿的估值时,普通人获得了治愈还是嘲弄?

当网贷与消费主义侵袭,“普通人”得以负债获得超出他们收入的产品时,他们获得了治愈还是嘲弄?

当他们希望“上岸 (指通过网赚灰产还清网贷欠款) ”,因而再次被互联网流量产业盘剥甚至被诈骗时,他们获得了治愈还是嘲弄?

甚至当他们相信快手展示他们生活之精彩,获得了一个月短暂的网红生命周期而又快速被算法抛弃时,他们获得了治愈还是嘲弄?

即便是手工耿、药水这样的大号,在一次次丢失底线的装疯中,获得了治愈还是嘲弄?

在《自己的英雄》中,怪鸽念道: “更广阔的胸襟,装得下更多的态度、趣味和观点。” 可在头条系,在抖音,在B站的算法中,到底容纳了何种多元的态度、趣味和观点?这样的正能量,是治愈还是嘲弄呢?

集中和复读

在平民主义文化中,人们四处留言“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”,我想不是的。但 平民主义的本质是“复读机”,这倒是不假。

平民主义允诺你的“观看的力量”,允诺你“发声的权利”,前提是你必须重复相同的话。

不管在弹幕中,在直播间中,在论坛的回复中,重复简短的符号式的短语句,是“被看见”的最佳方式。一旦说自己的话,恐怕都只能被淹没。

在平民主义文化中,可以获得影响力,前提是放下“个体性”。

其实就连在专栏文章的评论区中一再说“太极端了,世界不是非黑即白”的诸位,也模糊了面目,因为这句话实在在太多的地方出现了太多次。

甚至那些最火的网红们,也必须在重复自己的“模式”和“人设”之中,模糊自己的面目,从而成为一种“迷因” (meme) 和“套路”的复制机器。

甚至连套路,都并不被彻底地允许。

就在这段《做自己的英雄》发布前一周,在快手拥有自己套路的“钟美美”以13岁的年纪遭遇校方约谈与转型。 回来后他换上了“正能量”的套路。 这恐怕是对《自己的英雄》这个广告最大的讽刺。

钟美美因惟妙惟肖模仿老师的视频而走红

这让我们看出前后两个广告中严格一以贯之的态度。

在《后浪》中,何冰念道:“弱小的人,才习惯嘲讽与否定;内心强大的人,从不吝啬赞美与鼓励。”在《自己的英雄》中,怪鸽附和道:“痛苦的人,总是携带傲慢与偏见,幸福的人,总是多一份宽容与慈悲。”

逻辑很清楚了,如果你相信平民主义,认为你的趣味可以轻易获得捍卫,豁免他人的评价和判断,那最好你维持同一个标准,在所有你希望讽刺或批判的事情中,闭上你否定的嘴。

打破“普通人”神话

这就是维系着大家“普通人”与“时代尘埃”神话的面子和里子。

在面子上,人们大谈百花齐放、美美与共,时代进步,一代新人换旧人;谈开放包容,打破虚伪,挣脱传统的枷锁,向精英主义宣战。

在里子中,复读与转发,夹着尾巴。在恐惧中消费,在恐惧中谋利,在恐惧中摇摆不定,在恐惧中加入征伐。

这就是“普通人神话”的矛盾之处——

一方面,这些神话让他们自豪,进而拥抱那些为他们设计的娱乐和商品,不仅消费,还加入一起捍卫,成为这些企业增长的垫脚石。

一方面,“时代尘埃”的说法也让他们自厌,进而一再后退着底线,绝望地抓住救命稻草,被盘剥或诈骗。

你兴许觉得你不是如此,你不看快手,没有网贷,没有信用卡、花呗,从未被骗,我不过是拿出了“平民主义”最糟糕之处来大兴批判,这是片面的。

你还想维系这个“普通人神话”,如同商家和互联网公司一再想告诉你的那样:

你自己就挺好,接受你自己,表达你自己,你现在就配获得一切,谁也没资格指责评价你。这是个浪漫的无道理之地,不必讲理,不必比对,只用鲁莽的自我捍卫与证明。活出你自己的路,别管道理、传统与他人。

平民主义永远是个矛盾之地,它其实令你站住,哪里也别去,一会儿将你捧上天,一会儿又将你斥责咒骂。它没有定数也没有忠诚,今天拥护的,明天就可以全面反对。你可别觉得自己多么安全。

当然,我们可以将神话更进一步,我们不需要平民主义,也不需要精英主义,我们只要个人主义,让每个人充分实现自己的个性。然而,这又是另一种文字游戏罢了。

尾声:没有什么是白白得到的

若这个年代真有什么好,那确实是信息与知识的流通,只要你禁受住恐惧与诱惑,真知灼见确实以非常低廉的价格,甚至免费的方式唾手可得。

要说当个精英,没有比今天更容易的。当然,也没有比今天更难的,因为一路的险阻障碍,连同背后巨大的权力与万亿的产业,也都设置在你的面前。

要我说,平民主义就是此权力与产业的共谋,这是个被发明的圈养之地,以便成规模的驱策。

不过不管多难,在今天,当一个精英是可能的,这已经大大不同于以往。没有什么是白白得到的,也没有恐惧是白白被克服的,没有自由是白白给予的,没有安宁是靠消极自由来捍卫的。

再说了,如果能做个卓越的人,何必甘心只做个“普通人”呢?

《死亡诗社》

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: 看理想(ID:ikanlixiang) ,作者:李厚辰


中国广告门户网


  • 上一篇新闻:
  • 下一篇新闻: 中国广告门户网:正在更新中......
  • 发 表 评 论

    姓 名: * 性 别:
    Q Q号: Email:
   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请自觉遵守,注意文明发言
    企业推广
    企业服务